解析一:
大规模建设核电站,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基于化石能源发电带来的巨大污染,和人类电力需求的日益增加,和缺乏其他可替代的能源渠道的情况下,由一些掌握有核技术的国家率先提出的。
如今,五十年过去了,可再生能源、替代能源技术的发展,早已使核电是减少能源带来环境污染的唯一选择失去了基础。
即便是火力发电,在不考虑二氧化碳排放的情况下,如今的火电技术,早已达到了可以完全消除非二氧化碳类污染的水平。
而风电、潮汐电、太阳能热电、太阳能光伏发电等新兴技术目前已经达到或者接近了火电或核电成本的水平。
尤其是太阳能光伏发电,按照核电成本核算的逻辑(前20年折旧和财务成本分摊全部初始投资,以后按运营和燃料成本计算核电成本),目前其前25年发电成本已经达到或者接近核电的成本水平,而25年以后,太阳能光伏发电由于不需要任何原料或燃料,以及极微小的运营成本,其发电成本接近于零,远远优于核电。
而且,按照目前光伏发电的成本路线,用不了5年,光伏发电成本就会达到火电平价。为什么不用光伏而用核电?

核电的风险毋庸置疑,不论你的技术如何先进,管理如何严密,核电给人类和国家带来的巨大环境灾难风险是无法否认的。很简单的道理,任何技术和严密的管理,都是由人去实施的,也一定能够被人所破坏。因此,核电无法杜绝自然灾难(如地震、海啸、陨石、雷电)带来的破坏风险,更无法杜绝人为的破坏风险,例如战争、恐怖袭击、劫持。
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应该知道,核电甚至比核武器更加危险:核武器是准备制造核污染物质,只要不被使用,它就不会制造核污染物;而核电是一直地、不停歇地、超大量地制造核废料。一旦核电厂投入运营,核废料就源源不断地产生,你放在那儿,它给人类带来威胁;你运走,它给地球带来威胁。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发展核电?
很显然,这里排除了技术和成本的问题,剩下的,就只能从政治和经济利益上找原因了。
核电的发展,是因为利益集团的垄断和绑架;
核电的发展,是因为电网的垄断;
核电的发展,是因为技术和成本的不公开而隐藏的巨大腐败空间;说白了就是花纳税人的钱,肥自己的腰包;
相比,光伏发电由于是分布式特点,将不需要大规模的电厂和电网的垄断,将打破电力系统的垄断利益,光伏发电因为技术公开和市场透明,缺少权力寻租空间,因此,必然受到既得利益集团和权贵集团的压制。
核电的发展,是因为政治的需要:有些心理阴暗的政治家,巴不得把国家和人民立于危房之下,以实现其政治家地位和重要性提高的阴险目的...

解析二:
环保学者吴辉:中国还没有尝到处理核废料的苦头!

来源:绿叶青草

2015年11月23日,中国环保学者吴辉在湖南桃花江核电站接受瑞士电视台记者Pascal  Nufer采访,指出上核电者将要承担历史责任,背负万世骂名。下面是现场采访的内容:

Pascal  Nufer:您是否同意重启桃花江核电,为什么?

吴辉:我不同意重启桃花江核电。

桃花江核电站建起来,40年后,会在这个地方留下5000吨高能核废料。

另外核电站退役,还会在这里留下数以万吨计的的中低放核废料。

这些核废料无处可去,如果放在桃花江,那么早晚会面临泄露。

如果我们不顾后果,一意孤行,一定要把核电站建起来,那么40年后,我们的子孙一定会骂我们,会诅咒我们。(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鹏媒体微信公众号:pengmedia)

这样的咒骂,将会持续100年,1000年,甚至1万年乃至20万年。核废料存在多久,这样的咒骂就会持续多久!

现在一意孤行上核电的人们,一定要注意这样的后果。40年后尽管建核电站的当事人已经不在了,但是身后的骂名,将由当事人的孩子继续承受,他们的孩子将会世世代代抬不起头来。

桃花江是湖广熟天下足的地方,这个地方存放的剧毒核废料,在任何时刻的疏忽,就足以毁灭整个长江流域。

而在漫长的20万年之内,不泄露是不可能的。就算没有任何人为事故,自然的风化也足以导致核废料的泄露。

而这样的泄露事故一旦发生,就是不可逆转的毁灭。

Pascal  Nufer:您在阻止建核电站方面都采取了哪些措施?

吴辉:我还没有能力去做一个决定,来阻止核电厂的建设。但是我在一再提醒人们注意到这两件事情,第一,就是核废料存在的长期性,第二是核废料扩散的不可逆性。这两点足以毁灭整个人类。

中国有句古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希望中国不要建核电站,同样也希望中国不要去给巴基斯坦、阿根廷、美国、英国建核电站。因为人类是一家人,我们怎么能去害自己的邻居呢?

Pascal  Nufer:您认为中国发展核电需要注意的哪几个关键问题?

吴辉:我认为,中国如果发展核电,一定要想到乌克兰和日本。如果最坏的情况终于发生,切尔诺贝利和福岛的悲剧在桃花江上演,整个长江流域不能住人,这样的结局我们能够接受,那么可以上核电。

如果我们不能接受这个最坏的结局,那么现在就应该理智,让中国的核灾难防患于不建。

所有的核电站在漫长的20万年污染周期之内,都一定会泄露。如果中国要发展核电站,只需要注意到这一点,就够了。

Pascal  Nufer:核电在中国的供电系统中占多大比重?

吴辉:中国的矿物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气,占到了将近90%的比重。另外,水电、风能、核能加起来大约10%,而其中水能又占到了8%以上,所以核能在中国的比例大约只有1%左右。(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鹏媒体微信公众号:pengmedia)

中国的雾霾主要是由过度消耗所引起的。加入WTO之前,中国的煤炭一年消耗不过12亿吨, WTO让中国成为世界工场,现在的煤炭消耗达36亿吨,其中至少有20亿吨是外资所消耗。

秦山核电站发电20年,才节约了不到1亿吨煤炭,中国需要建400个核电站,才能解决作为世界工厂而导致的雾霾。但400个核电站,中国的环境是无论如何承载不起的。

要解决雾霾,大家都必须节俭的生活。而不是一意孤行不顾后果去上核电。如果不能节制贪欲,无论多少能源都是不够用的。

Pascal  Nufer:现有的核电站都采取了哪些安全措施?

吴辉:核电站一旦遭遇类似于911这样的恐怖袭击,或者福岛这样的自然灾难,或者天津爆炸这样的意外,无论采取何种安全措施,都是不够用的。

我们现在说核电安全,出事故的概率很小,但这仅仅是局限于核电站40年运行的安全。核电站的退役,以及20万年的核废料的管理,这个安全我们没有考虑。

即便不出现任何意外事故,如果考虑到核电站的退役和核废料的管理,核电既不安全,也不清洁,也不经济。它不只是不经济,它是不人道!它对土地和环境的毁灭,无法用钱来挽救。当核废料要夺走我们生命的时候,所有的钱都会失去,怎么还有经济性呢?

Pascal  Nufer:国内的核电站目前都是如何处理核废料的?

吴辉:中国最早的秦山核电站,是1994年才发电的,目前核废料主要储存在核电厂的水池中。高能核废料的处理和长期储存,现在还只是准备,中国还没有尝到处理核废料的苦头,所以对于核电的危险是无知无畏。

现在全世界都无法妥善处置高能核废料,美国、法国、德国无不例外。地球人都知道,核电是一个工业艾滋,是地球的癌症,它不是一个香饽饽,但是中国却还要重蹈西方的覆辙。这是非常不幸的事情。(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鹏媒体微信公众号:pengmedia)

我们要提醒那些不知道核电真相的决策者,如果中国继续增加核电厂的建设,无疑将继续加重地球的负担。如果核电建设的步伐在中国停下来,全人类可能还有救。如果中国再建大量的核电厂,全人类都得毁灭。因为地球的环境容量有限,中国的核废料,也许将成为毁灭人类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有一句话叫“救美国就是救中国”,那么现在我们阻止中国建核电站,阻止中国的毁灭,也可以说,“救中国就是救人类”。

参考信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6ad39690100poww.html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1807333

最后由 Leo 编辑于2016年12月23日 08:36